约读现场丨《红楼梦》——少女如花,好了是梦

来源: 尼山书院 编辑: 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6-09-22


中秋前夜,83岁的宋遂良老教授来到大明湖畔尼山书院,讲《红楼梦》。爆满。

关于《红楼梦》,宋老师讲了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介绍了女儿国里各种花一样的少女。二是对“宝玉挨打”做了一次文本细读。三是就’宝黛之争”谈了谈爱情和婚姻。四是对“好了歌”进行一番阐释。

这四部分中,笔者本人对第三部分最感兴趣。但是,说实话,这种问题见仁见智,拿当今的现实标准衡量清代文学作品中的难题,不去综合考虑当时的社会人文与经济背景,其实是耍流氓。至于古为今用,则是意在言外,与《红楼梦》本身的文本倒关系不大了。那么,我就尽量本着严谨的态度,对宝黛做一个评价。

宋老师说,黛玉有四美。一是自然美。二是才华美。三是性情美。四是悲剧美。曹雪芹把古事历代美女的特质都赋予了她。如娥皇女英之泪,西施之怜,赵飞燕之媚,崔莺莺之勇,李清照之才。如此清灵脱俗,或许正如成人前的宝钗。

没错。是宝钗。因为她与宝哥哥读的《西厢记》,宝钗小时便读过了。还有其他类似的书,后来受了父母的打骂,才成了现在的样子。她是一个被扭曲被压抑的牺牲品。呈现出雍容浑圆的美。宝玉就曾对她露出的一截膀子流露出萌芽状态的“性幻想”。

宝黛是两个极端。但并不是非黑即白。宝有宝的悲苦,黛有黛的欢欣。宝钗固然世故,看到挨打的宝玉也有真情流露之时。都说黛玉真性情,检抄大观园时,她也并没有给自己冤屈的丫头说话,反倒是平时懦懦弱弱的迎春,竭力的护着她的丫头司琪。我们读作品,自然要读作者写出来的东西。但要想读的深,还得关注作者写在字里行间的东西,即“不写之写”。再说宝钗,扑蝶之后听到小红们的私房话儿,脱口而出的是黛玉。相当于把潜在的祸患引到黛玉了那里。她为何下意识间说的是黛玉而不是探春之类?她平时的气度与雍容底下,是否还有其他东西,这些不写之写,值得我们好好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