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林语录 | 李西宁:“图书馆+书院”开新局

来源: e线图情 编辑: 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6-03-24


——语出e线图情专访《李西宁:“图书馆+书院”开新局》

      人物介绍:李西宁,1966年生于青海省西宁市,祖籍山东省成武县。198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研究生学历。1988年到山东省图书馆工作,历任副馆长、馆长,现任山东图书馆副馆长,山东省文化共享工程中心主任,研究馆员。

      以下文字节选自e线图情专访《李西宁:“图书馆+书院”开新局》:

      刘锦山:李馆长,有的学者认为,书院必须以私办为主,应该远离市场到深山老林中才能办好。“图书馆+书院”的模式,恰恰与上述主张相反,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李西宁: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如果到深山老林中去做书院,有多少人能够去那里学习?有多少人能够传承?在我国发展的大背景下,一是希望民间和企业家们能够支持书院,而国家的支持更重要。这种情况下,过度强调书院的私学特征、强调其独立性,我觉得大可不必。既然想延续文化的命脉和道统,书院应该是普及性的、教育性的东西,而不是越来越少的东西;应该是入世不应该是出世;应该是兼济天下的事,而不是独善其身的事。

      前段时间我在北京开的一个会上说,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学不分官私,大家都应该齐心协力为传统文化复兴做贡献,不要自设藩篱,自我隔绝,现在是一个共享的时代、协作的时代、沟通的时代,开放的时代。孔子都不抱残守缺,周游列国,推行儒家的政治主张,我们更应有开放的心态。有个观点是尼山书院山长许嘉璐先生提出来的,我很赞同。就是对儒学的普及,学者和专家们应该有个接地气的问题,就是学问和需求应该结合起来。我们现在做的尼山书院就是把专家们的学问和知识与社会上老百姓的需求结合起来。如果把书院办在深山老林,就把老百姓的需求与书院分开了,这是形式上分开了。更重要的是要讲老百姓听得懂的话,将学术语言转化为老百姓能听懂的话,否则就像一个空中花园。孔子为什么成为孔子?就是把他的思想和学问与老百姓生活理想结合的缘故。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在书斋里、学校里,也应该在屋檐下、在老百姓的生活中、在田间地头、在小路上、在同事的谦让中、在孩子们的天真欢笑中、在家庭的和谐里,在社区。否则,只能停留在理论层面,就会孤立于生活之外,在自身的系统内循环,落不到实处、扎不了根,是天上的云彩,转化不成雨露甘霖。

      不要认为老百姓什么都不懂,就人生生活智慧而言不比老百姓懂得更多,所以书院要接地气,不要远离老百姓。传统文化的基因,已经浸润到中华民族的骨子里,经过传统文化体系几千年的教化,我们的生活方式确实是围绕传统文化的方式起作用,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能够唤醒老百姓传统文化基因,转化为自觉的行为。许嘉璐先生提出,我们不是居高临下,给人家灌输和启蒙,应该唤醒人们心里的善良和温情。我觉得重建社区和乡村、人和人之间这种友爱和温情的社会环境,是非常重要的。怎么在新的时代把研究和现实结合,这是历史赋予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历史责任。

      刘锦山:确实如此。

      李西宁:到底怎么做这个书院,考虑了很多。必须有个响亮的名字,但是一想全国各地有很多书院:稷下书院、春秋书院、泰山书院、岳麓书院等等。假如每个地方的书院都叫不同的名字,虽然能体现各自的特色,但不容易形成有效的管理体系。于是我们就想能不能做一个统一名称的书院,我们就把目光投向了曲阜。曲阜历史上有“四大书院”:尼山书院、洙泗书院、春秋书院、石门书院。最早的书院在孔子诞生的地方,叫尼山书院。尼山原有孔子庙建于北周时期,主要祭祀孔子。据我考证应该没有书院的功能,叫书院的时间应该是在元代的时候,据记载元至元二年(1336年),中书左丞王懋德奏请在尼山创建书院,《尼山创建书院碑》载,修建此书院时,“凡齐鲁之境贤卿大夫,民之好事者,出钱而助成之。释木于山,陶甓于野,庸僦致远,牵牛车,服力役,连畛载途,饮饷相望。”元代专门建立的尼山书院,朝廷指派的一个姓彭的学者就到那个地方去做山长,这是皇帝任命的。到后来战乱、兴废。我们觉得这个符号很好,也是中华优秀文化的一个非常响亮和具有代表性的符号,便于宣传,便于让大家认可,那么这个书院就这么做下来了。既不是恢复一个古代的书院,以文物的形式保留下来徒有虚名,也不是编造一个新的载体横空出世,而是现代文化服务与优秀传统继承的和谐统一,服务群众,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是现代公共文化服务的创新与探索。